最著名的颂歌——《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
作者:admin 日期:2020-05-22 23:04 点击:

  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,您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;春风最暖,毛主席最亲,您的革命路线永远指航程。您的功绩比天高,您的恩情比海深,心中的太阳永不落,您永远和我们心连心啊!您永远和我们心连心啊!是您砸碎了铁锁链啰,奴隶翻身做主人。是您驱散了云和雾啊,阳光普照大地换新春!是您开出了幸福泉啰,千秋万代流不尽。是您开辟了金光道啊,我们坚定不移向前进!

  当我们唱起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这首歌时,毛主席伟大光辉的形象就映照在我们心中。这首歌唱出了人民对毛主席的无限敬仰和怀念。

  1976年是共和国历史上最为悲痛的一年。1月8日,周恩来总理逝世。7月6日,朱德委员长与世长辞。7月28日,一场举世震惊的大地震将唐山夷为一片废墟,死难同胞达24万。这一年,哀乐之声在华夏大地此起彼伏,哭声不绝与耳。9月9日下午4时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以万分悲痛的心情对外宣布,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、伟大导师主席于当天凌晨0时10分在北京逝世。这一日,从熙熙攘攘的城市到空静偏远的乡村,从懂事的孩童到白发苍苍的老人,眼泪如汪洋大海决堤。

  撕心肺裂的哭喊撼不动主席的回归,国家的命运牵动着亿万儿女的心,毛主席不在了,这突然而至的消息把全国人民都打蒙了,没有了毛主席,我们怎么办?

  海政歌舞团曲作家王锡仁在临时用塑料布搭的防震棚里,沉浸在主席逝世的悲痛中,为国家、为自己的命运踯躅、彷徨。他手里捧着团里词作家付林刚写好、交给他的一首怀念毛主席的歌词,把身子凑到一闪一闪、忽明忽暗的蜡烛光下,想要借这微弱的火光看清稿子,奈何四角用绳子歪斜支撑着的低矮塑料棚四面透风,一星烛光怎抵得住秋风秋雨!淅淅沥沥的雨水滴答滴答落在接水的盆里、碗里,敲在王锡仁的心坎上,好似海浪波涛震耳欲聋。王锡仁难以平静自己翻江倒海的思绪,他拿起稿子、笔,开门朝团里办公楼走去。身后传来妻子“你干什么去”的问话,王锡仁没有停也没有回头。到了办公室,他摸黑拉亮电灯,拉过一把椅子坐下,椅子上有没有灰尘他看也没看,把桌上的灰尘向四边吹了吹,用手抹了抹,把稿子铺上,点着手里的香烟,举在空中,凝视着香烟飘起一圈一圈的烟雾。此刻,他竭力让自己纷乱的思绪平静下来,眼睛集中在付林写的稿子上,很快觉得自己进入了角色。付林的词写得很好。主席的辞世,就像自己家的老人走了,除了悲痛,更是思念。王锡仁觉得一定要把这种思念、感怀的意境表现出来。他决定抛弃“”以来歌曲作品高、硬、尖的要求,要特别表现出一种柔情,绝不能是呐喊、狂呼。付林写的词太合自己的意了,自然平和。他忘了随时让楼塌地陷的余震,旋律随着眼泪流淌……第二天早晨,他走出大楼,迎着满天朝霞,向人们捧出了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的动人旋律。

  海政歌舞团立即调集了全团的骨干力量排这部合唱作品,排练后,先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,再到中央电视台录像,然后到八一电影制片厂拍了新闻纪录片。第一次登台演出是在天桥,当时缅怀、歌颂主席的作品,都是很悲痛,这首抒情的旋律从歌词到曲调都自然平和、朗朗上口,朴实得就像说话一样,一改歌曲唱起来硬、高的调子,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惊奇和喜悦。第一次听到这样柔美的旋律,观众都觉得只有这首歌才能表达自己对毛主席的真情实感,大家长久地伫立原地,品味这首歌,觉得毛主席没有走,就在我们身旁。

  词作家付林在回忆自己的这首“最得意之作”时说:“就想写出一种毛主席还没走,还活着的那种感觉。”歌曲不是要简单、单纯的去变现一种悲情、沉痛,而是想回归一种对毛主席的热爱和敬仰,这种真实感情的流露,是一种很平实很朴素的想法,他把自己对毛主席这种无限热爱和敬仰之情写了出来,完全摒弃语录似的口号,所以,这首歌一出场就得到群众的认可。

  海政歌舞团排练这首歌时,年轻歌唱演员卞小贞是领唱。卞小贞出生在安徽芜湖,在长江边上长大,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艺术训练,但凭借自己得天独厚的嗓音,考进了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,之后又成为海政歌舞团的独唱演员。

  对于这首歌曲的记忆,卞小贞说起当年录音时的情景历历在目。“那个时候录音艰苦,设备不好,就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,也没有电视。一个大厅里面,乐队和录音同步进行,唱了两三遍之后就不敢再唱了。”卞小贞为何不敢唱了,她解释说:“多不好意思啊,那个时候录音不能像现在一句一句地接,只能一遍一遍地录,乐队和人声同步,分不开,所以必须要精力集中,把声音和感情调整好,一步到位,不然录多了,自己和别人都累。”

  当30岁的卞小贞抱着孩子在收音机旁听到自己演唱的声音时,又惊又喜。那是一个不突出个人的时代,在电台里播出的歌曲,都不播演唱者的名字。而就在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这首歌播出之后,电台的电话铃声此伏彼起,无数听众打电话询问这首歌的演唱者是谁。在广大听众的要求下,广播电台少有地播出了演唱者的姓名,卞小贞很快收到群众如潮的来信,感谢她唱出了自己对毛主席的心里话。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从此和卞小贞这个名字联系在了一起,成为她的保留曲目,每次演出都有观众要求卞小贞唱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。

  岁月如梭。2006年9月8日,为纪念主席逝世30周年,60岁的卞小贞在人民大会堂再次演唱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,场上的观众沸腾了,雷鸣般的掌声响起,卞小贞几乎落了泪。作为这首歌曲的原唱,卞小贞一唱就是30年,虽然这些年里,她也唱过很多别的优秀歌曲,但是让人们记住她的还是这首歌。

  “好的音乐作品不是刻意包装出来的,而是用真情实感唱出来的,是时代造就的。”卞小贞说,“那时我是带着对亲人的怀念和对领袖的崇敬之情去唱的。当时毛主席刚刚去世,人民对他的感情特别深,那种心情是全国人民打心眼儿里发出来的,非常符合人民的心理。现在一个歌手发一首歌曲要多少万来包装,而那个时候在那个大背景下,是时代、人民把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‘包装’出来的。”只要观众还要求,我就要一直唱下去。

  著名歌唱家就是凭一曲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考入艺校的。1977年,从山东郓城县一中毕业了。9月的一天,15岁的要去山东济宁参加艺术学校的入学考试,可是弟弟生病在住院,的父母都不能陪她去赶考。她的父亲和她在郓城一中的音乐老师高承本是老熟人,高老师的爱人还是小学时的老师,他父亲就拜托高老师带着去。

  师生二人搭上一辆去济宁顺路拉煤的卡车,一路颠簸到了济宁师专考点,住在汽车站旁边的一个小旅店里。对住宿的旅店很满意,因为住的地方能保证每天都有三壶开水喝。离家时,在县剧团当过演员的母亲嘱咐她,一定要多喝开水,不要让嗓子上了火。

  第二天一早,穿了件黄色带粉色碎花的人造棉的新衣,梳了两条小辫,显眼的地方是母亲又用白色的人造棉在领子上沿了一个边。喝了一壶白开水后,7点时就赶到考场去等候。

  考生们考完走了好几拨了,瘦小的挤过去好几次,都被考试的老师告知等一下,让别的考生考完你再来。只好靠在一棵大树下,无奈地等着。到11点40分差不多午饭时间了,老师们都站起来聊天,收拾东西,准备下班了,一边问还有谁没考,怯怯地说,我还没呢!“那你唱什么?”艺考老师问。报名说唱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。“那唱吧。”艺考老师又扭头对着弹钢琴的老师说:“给她起个调。”回过头来问你要起什么调?一下被问住了,她没见过钢琴。在郓城,只有手风琴和脚踏风琴,她不知道起什么调。

  一开唱就放开了,全然没有刚才的拘束。唱了两句的时候,主考的老师说你站过来,站近点给我们唱。老师们都安静下来,站在原地不说话了,都在那儿听。

  “我连什么调都不懂,就是唱出最本色的声音。”说当时最流行的就是这首歌,“戏匣子”里每天播放的都是这个曲子,说的“戏匣子”就是当时各单位的喇叭,还有就是收音机。

  一曲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,让考场的老师们十分惊喜。在考场上的表现,作为音乐启蒙老师的高老师胸中有数,他知道一定能考上。

  高老师自己就是20世纪60年代从山东艺术专科学校毕业的学生,受到学校系统的音乐教育,吹拉弹唱样样都会。毕业后,就回到家乡山东郓城一中做了一名专职音乐老师。高老师是从来不挑学生,也不在乎学生的家庭情况,只要他们人品好、爱学,他就愿意教。除了教学生唱歌,对学生如何做人也总是从细微之处引导,教育学生无论学习、做事都要踏踏实实。

  的父亲彭龙坤是郓城县文化馆的馆长,母亲是县豫剧团的演员,从小就随母亲坐在牛车上,走村串巷去演出。聪慧的天资好,得到母亲遗传的一副好嗓音,耳濡目染,3岁能唱大段歌曲,5岁就能登台演唱大段“山东梆子”。彭龙坤高中毕业,在当地算得上是一个文化人。年轻时的彭龙坤学习非常好,军校看上了彭龙坤,可是的爷爷爱子心切,就怕儿子离开自己,说什么也不让的爸爸上军校。彭龙坤对女儿讲,只要你能考得上,我砸锅卖铁也供你。看女儿爱唱歌,他找到高老师,恳求道:“让我们家丽丽跟你学唱歌吧!”高老师当即说:“行啊,让她初一开学时就来。”

  初中一入学,就参加了学校的文艺宣传队。高老师从识谱开始教乐理知识和发声基本功。在宣传队,队员们要表演节目,还要弯腰、劈叉练功,是最用功的学生,不分白天晚上地练,高老师说她看着有时候都让人心疼。“教了一辈子学,就没见过几个像这样有志气又刻苦用功的孩子。”

  1976年9月9日,党中央、国务院联合决定,从9月10日至18日为全国哀悼日,全国所有单位下半旗致哀。在北京举行追悼大会时,全国除不能中断工作的,全部就地肃立默哀3分钟。

  毛主席逝世的当天,联合国就降半旗致哀,速度之快,在联合国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。从当年9月9日至18日,123个国家的政府和首脑向中国政府发来169件唁电,105个国家的元首、政府首脑或他们的代表向中国政府表达了对毛主席逝世的哀悼之情。

  自此,每年的9月9日毛主席祭日,全国人民都会以不同的形式缅怀他老人家的丰功伟绩,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这首歌就会回响在人民群众的心里,毛主席的丰功伟绩像一幕幕画面印在亿万人民群众的脑海里。

  被誉为“浪漫钢琴王子”的法国钢琴演奏家理查德·克莱德曼,是致力于将钢琴曲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的当代著名钢琴家。理查德把很多中国歌曲改编成钢琴曲,是目前世界上改编并演奏中国音乐作品最多的外国艺术家。20世纪80年代,他把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改编成钢琴曲,从此这首乐曲走向了世界。

  30年过去了,当年艺考的小歌手现在已是蜚声乐坛的民族声乐大家了。这首在地震的摇晃中诞生的经典曲目,历经岁月洗礼经久不衰。它表达了人民对毛主席的怀念,对老一辈革命家的怀念。○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baidu. 织梦模板 版权所有 Power by 织梦模板 琼ICP备14001732号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